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强姦自己的亲姊姊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阿群迅速拉开姊姊小惠的衬衫,「嗤」的一声,小惠衬衫的钮扣随着阿群手臂的力量而迸落一地。「阿群,你不要这个样子……」小惠的声音带着一丝硬咽。阿群根本就沒有里会小惠的话。一瞬间,阿群已把小惠的衬衫撕成碎片。在碎片飞散后是小惠紫色胸罩所拱出的美丽曲缐。阿群吞了口口水,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并不能怪阿群!因为以往这对奶子一直被小惠的T恤或衬衫包围着。阿群只能凭想像去勾勒它在T恤下的风貌,虽然他很想找个机会,一口气拉开小惠的衣服好好的一次看个够!尤其是当小惠身着紧身上衣的时候,这种意淫的念头最为强烈。光是衣服勾勒出的胸部曲缐就已经快要阿群的命了,何况现在这对梦境里的圆乳真的展现在眼前。多年来梦想实现了,也难怪阿群一时之间分不清楚这是梦境还是真实的世界。小惠见阿群有些分神,立刻乘机推开了他。她退到了门边双手护着胸部。小薇的控诉直指阿力︰「弟弟,你为了你的兽慾居然要强姦自己的亲姊姊。」听到这句话,阿群这时才清醒过来。他甩开手中小惠的衬衫碎片,接着伸手去扯她的胸罩。小惠当然是拼命的反抗,她不断的把阿群如同虎狼般的恶爪挡开,但是阿群却沒有因此而气馁。在直探小惠胸部的过程中,他的手指的确已碰触到她那柔软而又有弹性的肉球。虽然这只是小小的甜头,但已足够阿群的慾火把残存的道德燃烧殆盡了。经过一番挣扎之后,阿群总算把小惠的胸罩给卸了下来。哇!阿群真是看傻眼了!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真实的看着女人的乳房。那些藉着图片与录影带的自渎经验根本就比不上如今眼前的震撼。小惠的那两颗奶球实在太美了,虽然不像坊间那些三级片或下流写真集的那种波霸尺寸,但是却也显得精緻许多。那可人的两颗肉球,是多么的高耸而动人啊!尤其是乳房圆心上的微红乳晕,更是显得小巧而迷人,真是让人迫不及待的想一口含住它。「你好美啊!姊姊,你真的好美!」阿群赞叹着。同时他的小弟也同样的以无比的高挺发胀来表达心中的赞颂。「你无耻,你不要脸。」小惠红着脸大吼,一副气疯了的样子。她恨不得在这个时候能狠狠的甩阿群一巴掌来让他清醒。阿群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他朝小惠走了过去。「你不要过来!」小惠大声的嘶吼着。看着自己身体如此彻底的裸露在人面前,小惠实在羞愧难当。阿群当然沒有理会小惠的话。他像一只恶狼似的扑向小惠,两人顿时扭成一团。「啊……」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声音。不同的是小惠的吶喊中带着些许的啜泣,而阿群的声音简直是爽呆了。他满手都是小惠细滑肌肤的触感,他的肉棒也顿时挺得更高了。阿群抱紧了小惠,迫不及待的把这种感觉让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知悉。「你放开我!」小惠推挤着阿群︰「你不要这样。」阿群已经红了眼睛了,他现在只知道把自己的嘴凑近小惠而已。只见他的嘴成O形状,不停的在小惠身上游移着。吐出的舌信更像是一只四处搜索猎物的蛇在小惠的胴体上舔舐肉慾的兴奋。当然,阿群是绝不会让自己的手闲着的。他硬是扳直小惠护在胸前的手,而能让另一只手能畅游小惠的双峰。他按着小惠柔软的乳房,盡情的揉捏着,好像在玩弄刚做好的绒布娃娃一样。阿群觉得好幸福!手中传来的柔嫩感觉让他直以为到了天堂,沒想到这就是女人的乳房,沒想到握着它是这种感觉。阿群突然想到某则健胸广告。在那则广告上的标题有一行字这么写着︰「做个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女人!」在这则相关的标题下方,则是一个衣着暴露波霸。看着那一对大得几乎要撑破上衣的奶子,阿群都会忍不住的到厕所去解决。以往只能靠想像的快感,而如今真的就要在他手中实现了,阿群觉得好像在梦中一样。阿群揉搓着小惠小嫩奶上的葡萄,他使劲的握紧它。小惠像是一个被点了死穴的武林高手似的,瞬间软了下去。「嗯……」小惠的声音听不出来她现在的情绪,而阿群趁着这个机会,一口含住了小惠的乳头。「啊……」小惠试图推开阿群,但是这一推反而更痛!因为阿群含得实在太紧了。阿群吸吮着小惠的乳房,只见他又舔又咬着,好像巴不得把这一对嫩奶吞下肚子一样。在阿群的攻势之下,小惠的反抗显得渺小而无用。虽然她不断的捶打阿群,但却一点无法阻止他放肆的嘴舌。小惠的美丽的胸部已经失守了!阿群接着把手探向小惠神秘的三角洲,他拉开了小惠牛仔裤的拉链。小惠急忙的把阿群的手挡了下来,她费力的把阿群的手拨开,但是此刻阿群已经被慾望之火撩得按捺不住。他低吼一声,硬是把小惠的裤子上的金属钮扣给扯了下来,这一扯也让小惠的内裤给露了出来。那是一件同样紫色的内裤,略带透明的丝质与蕾丝边把小惠雪白的肤色衬托得更为迷人。而两旁未被紫色侵佔的区域,则是令阿群窒息的大腿。而两条大腿的靠拢突出处,就是小惠的三角洲。那块丰腴的地带啊!阿群在心底欢唿着,他已可看见那块潮湿的丛林了。小惠红着脸把裤子很吃力的拉起,但是一个弱女子的力量哪敌得过一个发情的野兽呢!阿群顺利的把小惠裤子拉到了她脚踝附近,小惠修长雪白的大腿完全的展现在阿群的眼前。阿群从青春期就觉得小惠的腿很好看,尤其当她穿紧身牛仔裤的时候,那可不是盖的,那笔直而修长的腿会让所有男人的眼睛都冒出火来。而当小惠穿着短裙或小A裙的时候,她雪白的肤色、增一分太胖、减一分太瘦的小腿和充满肉感的大腿,每每让阿群的小弟蠢蠢欲动。如果她穿上了丝袜那就更迷人了,那简直会让所有的男人抓狂呢!阿群想到这里心就不自觉痒了起来。阿群觉得裤子里的小弟弟已经快受不了,它直直的顶住他的裤子,一种欲胀裂的痛苦让阿群觉得难受。于是他立刻把小惠的内裤给扯个稀巴烂。就这样,小惠最后一道防缐也跟着失守了。私处盡露的小惠,把脸转了过去,豆大的泪珠此时像断了缐的珍珠一样洒落在地板上。「別这样……」小惠的伤心充满在她的声音中︰「我求求你!弟弟。」小惠原本期待能动之以情来感化阿群,但此刻的阿群已完全被慾望给征服了就像是一个杀红了眼的战士。对阿群而言,他看不见小惠的哭泣,他只看得见她裸露的模样;他听不见小惠的哀求,只听得见体内需求的声音。阿群把小惠扑倒,并趁着她躺在地板的同时,顺势把挂在她脚踝的牛仔裤扯掉。此刻,小惠真的是一丝不挂的躺在阿群面前。看着自己的弟弟无视于自己的眼泪,小惠的心顿时冷了起来。至此,她不再有任何反抗的动作。因为她知道红了眼的阿群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弟弟了,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头发情的野兽。阿群迅速的脱去了自己的衣物。当他露出自己的阳具时,他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的小弟弟已经快受不了这种压迫感了。他贴上了小惠的身躯,当他靠上去的时候,阿群打了个冷颤,因为那种柔润光滑的触感,瞬间塞满了他的毛细孔。接着他开始玩弄着小惠的那对乳房,他迫不及待的左搓搓右揉揉,像是小孩刚得到一件新玩具似的把玩着。然后他把舌头扫向这一对隆起的双峰上,他盡情的吸吮、盡情的啃噬着。小惠虽然是心灰意冷,但是也感受到了阿群舌头所带来的威力。她的唿吸开始浊重了起来,身子也开始不自主的蠕动。阿群把手探向了小惠的三角洲,那是他早就期盼进入的区域。他手才刚触及便觉得被一撮毛髮所困住,但他却爱这种感觉。在他的指间是小惠细长鬈曲的阴毛阿群可以感觉得到小惠双股间的潮湿。于是他顺势把手指往下移动,手指的感觉也逐渐的湿热了起来。最后他的手指陷入了一处地方,阿群知道这个地方是他小弟弟最后的家乡。「姊,我要干了哦!」阿群擡起了小惠的大腿。他已经等不及了!什么爱抚、前戏对他而言都不重要了。因为他的阴茎此刻快变成一根烧红的铁棒,再不处理是会熔掉的。小惠当然沒有说话,但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撞击着,那声音好像是在说︰「快干了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小惠宁愿相信这是自己的幻觉。但是刚刚阿群的手指深入禁区的时候,那种快感是怎么一回事呢那种打从心里面传来的愉悦不是对自己所坚持的规则有所牴触吗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小惠在心底不断的问自己。但是她却沒有多少思考的空间了,因为她突然感觉到一阵痛楚,在阴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硬是塞了进来。毫无疑问,那是阿群的阴茎!此时阿群正陶醉在小惠紧实的洞穴内。他缓缓的抽送了起来,配合着自己的唿吸节奏,一次一次的朝小惠的穴底撞去。「你的身体好棒啊!」阿群呻吟着︰「夹得我好舒服啊!」「嗯……」小惠紧闭着双唇,从来无法想像的痛楚感觉从她下体传来,但是她却忍耐着。肉体上已被侵佔的她,不愿再将精神部份也被阿群侵佔。「哇,你流血了。」阿群的口气很是兴奋︰「想不到我这么幸运啊!姊姊,你对我真好。」看着从下体泌出的血液,小惠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沒有想到自己一直保护的处子之身就这么被弟弟破坏了,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迎合着阿群的动作。「我知道你想要的……」阿群加紧了扭动的动作,可以看见他豆大的汗珠正缓缓的从他额头滑落︰「我知道你……想要的,只是……你不肯承认而已。就让我来满足你吧……」阿群说完话后,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小惠沒有接腔,除了不屑刚刚阿群的说词外,还有阿群那排山倒海的攻势让她沒有办法接话。她开始搞不清楚她到底是恨眼前压在她身上的阿群,还是爱那令人销魂蚀骨的快感。小惠的肉体与精神正在作战,在肉体上自然是对性快感的反应,但在精神上却充满对不洁行为的羞恶,两者像是扭曲的画面一样在她脑海中闪烁着。小惠分不清楚那一种才是可相信的感觉,但是有一点她却很清楚,现在的她无论在肉体上或者精神上都已经是输家了。「啊……」阿群这方面就单纯多了。他现在只专注在小惠的肉体,专注在她身上寻得更多的刺激。「嗯……好爽……好爽……」阿群有些梦呓︰「你也一定很爽吧……对不对,姊姊」阿群说完这话之后,忍不住的在小惠身上乱摸一通。阿群的手停在小惠的乳房上,他宽大的双掌紧紧的握着这两颗肉球,并随着每一次的抽送而握得更紧。「啊……」小惠终于受不了,从齿间迸出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阿群喜欢小惠的叫声,他更加重了腰部挺耸的动作。「啊……嗯……」小惠叫了一声后又随即忍住,但是她感觉得到身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快崩溃了。「啊…姊…」阿群翻起了白眼,整个身子颤抖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与扭曲的表情显得极为可怕。「我要射了啊……」阿群发狂的叫喊︰「啊……啊……我要……射了……」